海豹与游骑兵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区别,游骑兵学

作者: 海外看点  发布:2019-08-16

A Navy SEAL and an Army Ranger explain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elite tiers海豹与游骑兵成员讲解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区别 SOFREPJack Murphy and Brandon Webb, SOF

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希望成为最优秀的人,渴望自我超越。第二种是觉得加入特战部队很酷,以后就成为“超人”了。如果你是第一种人,游骑兵学校可以帮你进一步实现自我超越。如果你是第二种人,游骑兵学校会让你思考,选择这份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图片 1

图片 2

网上不缺乏键盘特种兵们像大猩猩一样亢奋地猛敲键盘来强有力地支持一个又一个关于特种作战单位的不正确的观点。所有的海豹都是Tier One对不?

陆军游骑兵学校是美军首屈一指的小部队战术与领导力学校,也是臭名昭著的魔鬼课程,训练强度与难度超越人体极限,能与各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课程相媲美。所以经常会有人拿陆军游骑兵学校和绿色贝雷帽的SFQC、海豹突击队的BUD/S相比较。那么特战队员们对于游骑兵学校是什么态度呢?

游骑兵为三角洲做外围警戒,对吧?是时候扔掉那些看得都花掉的“黑鹰坠落”DVD光盘了,英雄。

必要的进修?多余的炼狱?

自从键盘傻逼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劲,两个在Sofrep的人决定合作写下一篇具有决定意义的关于海豹与游骑兵区别的文章。这篇文章由曾服役于海豹三队的Brandon Webb和曾服役于游骑兵第三营的Jack Murphy共同写下。

图片 3

海陆空,我经常惊讶于到底有多少人迷失于这个缩写。他们想到的是水域、海军,以及海洋哺乳动物。

根据游骑兵学校2017年的报告,当年的学员主要来自第75游骑兵团,占51.3%,其次是刚从步兵基本军官领导课程里毕业的年轻中尉,占36.1%。剩下的学员主要来自陆军各常规部队。来自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的学员非常少。

历史

游骑兵学校里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官兵最多,是最自然不过的。可以说他们必须要去,因为他们是“游骑兵”。能否从游骑兵学校毕业,对于他们而言,事关自己在75团的生存。第75游骑兵团是陆军中唯一需要官兵拥有游骑兵资格的部队。如果你没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就不能在75团担任领导职务(技术或者参谋人员存在例外)。此外,如果你在两年内无法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你会被踢出这个部队。

现代海豹突击队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以及二战时期。他们开始于海军建造及爆破单位,但考夫曼德雷珀给他们带来了转变,组建了水下爆破大队。肯尼迪正式欢迎第一个海豹突击队:海豹一队和二队于20世纪60年代建立。美军渴望一支海事特种作战力量;而海豹则是答案。来自于海洋但却同时也能征战于陆地或海洋。

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游骑兵准备课程,帮助学员适应游骑兵学校的环境,提高他们的毕业率。第75游骑兵团也不例外。大多数部队不会给自己的游骑兵学员太多上准备课程的机会,如果你一两次没法从准备课程里毕业,那就基本没有机会了。但是第75游骑兵团特别重视自己的兵能不能拥有游骑兵资格,他们的官兵拥有无限的机会,参加75团的游骑兵学校预科课程,直到达到可以入学的标准。

图片 4

在游骑兵学校,如果你没有达到毕业标准,但是又没有主动退出,没有犯重大错误,不致于淘汰,你就可以在下一个班重修。在大多数部队,如果他们的官兵在第二次重修都没能毕业,那么他们就要回原部队了。因为这些部队不允许出现长期的人力空缺。但是第75游骑兵团是没有这种限制的,这个部队是陆军唯一一个允许你在游骑兵学校不断重修的部队。只要你没有犯道德或原则错误,没有产生重大医疗问题,你可以继续呆在游骑兵学校。但是,如果你主动要求退出,你以后在第75游骑兵团也呆不下去了,他们不会容忍主动放弃的人。也就是说,如果游骑兵学校的指挥官允许,来自75团的学员可以无限制的重修。所以出现了非常神奇的事情,一些来自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煎熬了一年多,直到毕业才解脱。

对于UDT们来说,进入战斗区域的行动通常能发现他们的两个排——大致30人左右在一艘特种两栖人员驱逐舰上进行为期六至八周的前进部署。APD上搭载的UDT排通常着手从事于10和20个之间的爆破或是滩头侦查任务;决定于天气和敌方的行动。同时,独立的UDT人员通常与其他军事人员或是CIA单位一起离开执行一些临时性的机动任务。通常是作为顾问或者是训练任务。这里头包含了最接近于北韩海岸线的小岛上前进基地里的小组,他们在那里保持警戒,与UN的逃生与撤离组织协助救助被击落的飞行员。

第75游骑兵团不断参与直接行动任务,这些官兵经历了RASP,在部队里不断竞争以维持高标准。而第75游骑兵团与游骑兵学校的体能标准是相同的,所有的领导者几乎都有游骑兵资格,会给即将入学的学员提供有用指导,所以75团的学员在游骑兵学校具备知识与体能优势,更容易毕业。

UDT历史曾用过的武器和爆炸物

第75游骑兵团有独特的官兵培养计划,他们的选拔训练课程中,关于小部队战术和领导能力的内容很少,前四周是体能训练和选拔,后四周是培养特种作战突击手。年轻的游骑兵们往往体能优异,坚韧不拔,射击、爆破等方面训练极为有素,但就是缺乏领导力和战术思维。所以他们一定要去游骑兵学校提高自己。

UDT人员深入敌后时携带的个人武器通常限定为冲锋枪、手枪,以及被描述为在多数突袭任务中用于近距离战斗的多用途刀具。但据可信的推测,虽然不为人们所熟知,武器的消音器也已经在使用之列。这帮子人在干活时运用过各种各样的爆炸物,但内含二十磅C3塑胶炸药的标准Mark-135炸药包则居于首位。

图片 5

现代海豹的任务

(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士兵顺利从游骑兵学校毕业)

图片 6

也就是说,游骑兵学校最契合第75游骑兵团的需求,他们参加游骑兵学校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在其他特种作战部队,事情并非如此。

演演练中的海豹突击队员朝着目标移动

对于陆军特种部队、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来说,他们中很多人并不想去游骑兵学校,也不喜欢游骑兵学校。按说专业很对口,为啥不去呢?

海豹突击队和NSWCC是海军特种作战社区的左膀右臂,由美国海军特种作战司令部领导。NSW将这两者作为海军的特种作战力量来使用,同时也是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组成部分。他们的角色包括:

由于任务属性的关系,其他特种作战部队的资格训练要比第75游骑兵团长的多,一般是1-2年,训练强度相当于RASP 游骑兵学校。他们的训练科目已经包含了小部队战术和领导力,再去游骑兵学校似乎是浪费资源和时间。常年高强度的反恐战争,让各特战部队部署间隙的训练时间非常宝贵,他们倾向于派自己的官兵学习更能带来直接受益的课程,比如狙击手、JTAC或者登山。

监视及侦察行动,以报告敌军活动情报以提供对于当前军事行动局势的更好理解。这些任务可包含夜间偷渡上岸,追踪敌军单位,监测军事及民事活动,以及在登陆行动之前搜集海岸及水文情报等。直接行动——利用战术手段对敌方目标发动攻击,比如突袭、伏击和强攻等。

图片 7

对外军事援助——训练及协助国外同类机构以提高他们应对威胁的能力。VBSS (Visit, Board, Search, and Seize)——高海况下夜间登陆海上威胁船只。

此外,特种作战队员们号称“来自地狱的勇士”,因为他们都经过可怕的资格课程,那是种一辈子不想感受第二次的折磨。而游骑兵学校实在是太苦了,有多苦呢?

图片 8

入学的时候经历高水平的体能测试,还有各种各样高要求的技战术测试,要通过臭名昭著的综合障碍(“猎人障碍”的原型)。之后连续几天强打精神学战术,不能睡觉也不敢睡觉。不能是因为不学你就不会打仗,不敢是因为教官在盯着你。之后你就被拉出去实训和演习,每天晚上就睡3、4个小时,一天就吃两顿MRE。然后你身上背着两百磅的装备,在北美大陆最严酷、恶劣的地形和气候环境下连续作战几个月,忍着酷暑或者严寒,执行高压力的敌后任务。如果任务执行不好,教官会飙脏话骂得自己狗血淋头,战友也会给脸色。因为实在缺乏睡眠,学员们在走路的时候都能睡得着。有时候整个排在行军的时候都得用绳子绑到一块,因为不这样做,就没办法保持队形,总会有人掉队。

海豹突击队员从一架直升机上降下

图片 9

战斗蛙人——正如它字面所反映的意思一样。1989年入侵巴拿马的时候诺列加

前绿色贝雷帽余靖回忆,有天早上,在连续几天每晚只睡4个小时后,天刚破晓,教官就叫他们学员起床集合。他们在战术坑边上站好,这属于一种低姿势障碍,就是非常长的坑,里面注满水,上面是铁丝网。学员们必须快速从铁丝网下爬完全程。但是当时是冬天,天气很冷,坑里面都结了冰。于是教官直接对着铁丝网障碍撒尿,命令他们爬完障碍。最后学员们忍着刺骨的寒冷爬完障碍,身上已经毫无知觉。之后他们回营房洗冷水澡,居然洗得热气腾腾……

将军的船可不是自己把它自己炸上天的;那是来自海豹二队的战斗蛙人的杰作。SDV小队还做了不少其他事情,但你要想知道的话就得加入进来。第一级反恐特种部队——这是Devgru的势力范围。不得不承认的是,陆军三角洲对于他们工作范畴依旧保持沉默。从文化角度来说,三角洲在保持掩盖他们的任务在秘密中这个方面做得更好。几个Devgru的前成员很显然已经违反了他们的公开协议。这在社区里引起了内部的争端。

图片 10

现代海豹突击队的文化

每个从游骑兵学校毕业的学员,至少会掉30磅的体重,毫无疑问这种非人的训练会减少几年寿命。很多人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以后的那个月,不是睡就是吃,吃的同时还不停的看食品包装上的热量表,疯疯癫癫的。一些人哪怕毕业很多年了,也梦见游骑兵学校,突然被惊醒,还以为自己在巡逻,想着怎么给敌人来一下子。这是一辈子的噩梦。

图片 11

特别苦还不说,还危险。经常因为训练强度太大死人,训练事故时有发生。1995年就有4名学员因为低温症和溺水死亡。

科罗拉多海岸上地狱周中的一队海豹选拔生。

图片 12

其他特种单位分支,例如陆军、海军陆战队以及空军等的单位文化具有如此大的差异。只有海豹的新晋候选者在一通过新兵训练营后立即沉浸于小单位战术学习中,而这是一件好事。

就像余靖说的那样:“游骑兵学校真他妈的很硬很硬,是很快鉴别出男孩和男人的地方!”

在不确定的战争时间中,会有一个特殊品种的战士始终准备好来回应国家的呼唤:一个具有不普通的对于成功的渴望的普通人。由逆境锻造,与美国最好的特种作战力量一起为国家、美国人民以及保护他们的生活方式而服务。我是其中之一。

所以,对于第三梯队的特战队员而言,能不能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不重要。关键是他们已经下了一次地狱,实在不想再下一次地狱。毕竟正常人是不愿意随便跟自己过不去的。

海豹突击队的精神

但是偏偏有人拼命往火坑里跳,而在绿色贝雷帽、海豹突击队、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里面都有,他们是怎么回事呢?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了。

我的三叉戟标志是荣誉与传承的标志。由牺牲的前辈英雄们授予给我,它象征着那些我宣誓要保护的人的信任。戴上这个标志,我将接受我所选择的职业所带来的责任和生活方式。这是我必须每天努力去赢得的特殊荣耀。我对队伍和国家的忠诚无可非议。我作为守护者谦卑地服务于我的美国人民,始终准备好去保护那些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美国人。我不宣扬我的工作,不寻求褒奖我的职业。我志愿接受我的职业所带来的固有的风险,将他人的福祉和安全摆在自己之前。在战场我为了荣誉而战。无论在任何环境下,控制我感情与行动的能力,将我与其他人区分开。永不妥协的正直是我的准则。我的角色与荣耀永不动摇。我的誓言就是我的保证。

绿色贝雷帽

我们渴望领导与被领导。在没有命令的时候我将负责,带领我的队友们并完成任务。在任何的状况下我都被榜样们所引导。我永不放弃。在逆境中我坚韧不拔并迎难而上。我的国家希望我比我的敌人拥有更强壮的体格和更强大的精神。无论被打倒多少次,我都会重新站起来。我将会利用每一盎司残存的体力去保护我的队友并完成我的任务。我的战斗永不停歇。

很多绿色贝雷帽在加入特种部队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游骑兵资格。根据绿色贝雷帽老兵的说法,每个A级作战分遣队里面有1/3是游骑兵资格,其中一些人还曾经在第75游骑兵团服役过。

我们需要规则,我们也渴望创新。队友的生存与任务的成功需要我——我的专业技能,娴熟战术,以及对细节的专注。我的训练永不结束。练为战,战为胜。为了达成任务和我的祖国制定的目标,我准备好随时行动,以十足的战斗力去承担。在需要时我将会在我所捍卫的准则的引导下以暴力来迅猛地履行我的职责。我一定会支撑起由勇敢者通过战斗和牺牲来建立的令人骄傲的传承与令人生畏的名声。我的队友们的传奇支撑着我的决心,是对我所有行为的无声的引导。我永不言败。

实际上,绿色贝雷帽们经历过特种部队资格课程,上过战场,早就证明自己可以在高压下作战,处理复杂的任务。所以有的绿色贝雷帽会认为游骑兵学校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没必要去,但这只属于极少数人。

海豹的上升渠道

多数的绿色贝雷帽非常谦虚,渴望学习,他们会去任何可以学到新东西的学校。有的人觉得为啥不去呢?如果获得了游骑兵资格,大家会更加尊重你,甚至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有利于晋升。不过特战这一行非常忙,训练的时间非常紧张,总是有比游骑兵学校更紧迫重要的训练。即使你想去,也未必有这个时间。

在签下成为SEAL的契约后,初选者们将来到新兵训练营。然后他们将会开始着名的BUD/S训练——持续数月的痛苦与折磨。如果有哪一个初选者不幸通过了BUD/S,则将开始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海豹资格训练。有些人会由于 糟糕的战术表现而通不过SQT。那些成功拿到他们的海豹三叉戟标志的将会被指派到他们的海豹队伍中去。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躺在荣誉簿上睡大觉。我在215级BUD/S的游泳同伴在他所在的第一个排里被打包扔回了原来所在的舰队里去。在队伍中的每一天你都必须竭尽全力去赢得你的海豹三叉戟。

比如2018年12月,陆军特种部队武器士官,第1特种大队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以42岁高龄从游骑兵学校毕业。他比普通学员的年龄大20岁,是那一届里面仅有的一次通过三个训练阶段的两个学员之一。

在海军特种作战人员成为一个官方的正式海军职位名称之前,我们有一长串的职位名称来赋予已经应征为海豹的人员。我一开始在海军是一名直升机SAR潜水员和声呐操作员,然后才来到215级BUD/S。

图片 13

对于潜在的海豹报考者,一个核心事实是:如果你想要行动,真正地去行动起来,然后才能应募而入。军官们通常不会从学校里或者是一直处于同一个操作岗位获得同样的经验的候选者中做出选择(狙击手,赛车驾驶,飞行,毒刺导弹射手,等等等等)。

(右边是毕业仪式上的主任军士长乔尔·阿尔瓦雷斯)

图片 14

他一直想去游骑兵学校,从他20年前加入特种部队的时候就有这个念头。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件事居然拖了这么久。现在他已经42岁了,在特种部队里德高望重,没有人会因为他没有游骑兵资格而刁难他。但是他觉得完成游骑兵课程符合特种部队的精神,他志愿这么做。如果这件事还要再等5年,他还是会去做。

BUD/S能将人所有的精力都榨干

阿尔瓦雷斯是特种部队潜水员,所以游骑兵课程对他体能上没有太大的挑战,能挺过那些艰难时刻。由于工作属性,一天只有4个小时的良好睡眠,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他自己是老特战队员了,心理素质极佳,恐怖的教官对他构不成威胁。他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精神上,因为他作为高级士官,有15年没有带过班、排级的部队了。阿尔瓦雷斯在游骑兵课程中表现特别出色,是这个班的荣誉毕业生。

BUD/S

图片 15

第一阶段:基础身体训练阶段将持续7周,在体力训练中持续发掘该级成员的水下能力,精神强韧程度,同时持续建立团队合作。每一周,该班级被要求去做比上一周更多的跑步,游泳,以及徒手体操,每个人的表现将会由一个计时的4英里跑来衡量,一个计时越障碍训练场,以及一个计时的两公里游泳。由于它的特殊挑战性需求,很多参选者在第一阶段期间会质疑他们来到BUD/S的决定,大多数人一经要求就会放弃。

(UFC运动员,绿色贝雷帽提姆·肯尼迪也是在加入特种部队后进入游骑兵学校)

第二阶段:战斗潜水阶段持续7周。这个阶段教授海豹独有的水下技巧。在这个阶段期间,参选者将成为初级战斗蛙人并学习开式和闭式循环潜水。能成功通过第二阶段的参选者体现出了高水平的水下适应能力,并在充满压力和极其不适的环境下表现出色。在水下无法完全适应的参选者通常需要竭尽全力才能通过。

图片 16

第三阶段:这个阶段有7周长,包含了基础武器、爆破、地面导航、巡逻、索降、精确射击以及小队战术等训练。下半部分的训练转移到距离科罗纳多岛60英里的圣克利门蒂岛上进行。在岛上本级的参选者将会练习他们在前三个阶段所学习到的技巧。能够成功来到第三阶段的人已经展示出足以让他们成为海豹突击队员的非凡的信仰。他们从BUD/S毕业后即成为特战队员,但距离能戴上海豹三叉戟并成为真正的海豹突击队员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2007年,游骑兵学校毕业仪式上的提姆·肯尼迪。当时他在第7特种大队CIF连服役,上级在战场部署结束后,认为他在一些方面存在问题,把他送进了游骑兵学校。肯尼迪在学校表现非常优秀,三个训练阶段一次通过)

SEAL Qualification Training

绿色贝雷帽们普遍认为,游骑兵课程和SFQC都属于魔鬼课程。但是SFQC更难,因为绿色贝雷帽会综合考察学员的体能、智商、情商和意志,学员们在选拔的时候体能消耗非常大,经常有人体力不支死去,所以一天要吃五六顿饭。而游骑兵课程更痛苦,因为每天都吃不饱,每天都会挨饿,不是忍受酷暑就是受冻。

图片 17

但是参加游骑兵课程的绿色贝雷帽们都非常优秀,毕业率要比其他部队高的多。根据游骑兵学校2016年的报告,当年游骑兵学校总的毕业率只有36.8%。但是来自陆军特种部队的官兵毕业率高达57.9%,甚至比来自第75游骑兵团的官兵56.7%的毕业率还高,为当时参训各部队之首。

水下训练中的海豹突击队员。

图片 18

SQT是设计用于证明参选者拥有核心战术技能,他们将要加入一个海豹排。在毕业之前,参选者将致力于求生、撤离、抵抗,以及逃脱训练。这些中级技能课程让参选者们为他们成为海豹突击队的一员而将要进行的进阶高级训练做好准备。

海豹突击队


海豹突击队对于游骑兵的感情,并不像绿色贝雷帽那样亲近。所以会有一些海豹突击队员去游骑兵学校,但并不像绿色贝雷帽那么多。而且正如上文中一再重复的那样,反恐战争后大家时间都很紧张,现在去游骑兵学校的变得更少。

在努力毕业的同时,参选者也要关注SERE训练:

但是有个特例,在反恐战争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候,有个海豹突击队员出现在了游骑兵学校,他甚至是被自己的部队主动送过来的,这是怎么回事呢?


图片 19

SQT训练将同时使得参选者在以下方面取得资格:

2005年9月,一支海豹部队在阿富汗山区围剿恐怖分子,战斗异常紧张激烈。杰森·雷德曼少尉带着自己的小组,在山谷上掩护谷底搜缴的战友。他听到下面的战友报告需要支援,于是放弃了自己的阵地,在未经上级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进入山谷支援战友。但他这样做自己的位置无法被我军确定,也就不能呼叫火力支援,差点害死了战友。整个部队对他的莽撞行为感到极度失望。

通过以上的指定训练之后,新兵们将会收到他们的海豹三叉戟,意味着他们成为了一名海豹突击队员。随后他们将会被指派到一支海豹突击队,并开始为他们的第一次部署进行准备。

雷德曼平时就喜欢喝酒、打架,经常顶撞上级。脾气还特别坏,有一回获得嘉奖,在仪式上居然暴走,扔下奖章走人了。而在之前,他所在单位因为做错了事,有两个月没有得到任务。他有一次在营区的食堂吃饭,遇到了管理战区特种作战部队的将军,直接过去与他交谈,表达自己部队存在的不满情绪。当时他的顶头上司得知后大为惊讶,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件事之后,身边的战友一致认为这个人很自私,傲慢、暴躁又不想和他人合作,就是一混蛋。而雷德曼的上级认为,他在领导力方面存在重大问题。人们不需要疯狂的领导,作为指挥官应该情绪稳定,因为部下的生命依赖于自己的觉得。这个人多次对抗上级,擅自行动,已经不再适合担任指挥员,甚至不再适合在海豹突击队服役。

现代海豹训练的一些事实

于是杰森·雷德曼被上级告知要重新考虑他的职业生涯,但是做出决定之前,给他一次机会。雷德曼被命令去游骑兵学校学习,回来以后上级再发落他。杰森·雷德曼大为惊讶,游骑兵学校是拔阶受训,这几乎就是要他再过一次BUD/S,明摆着是在惩罚他。他情绪非常低落,无奈的去游骑兵学校报道。

就像Jack Murphy早先指出的那样,大多数海豹并没有像其他特种单位选拔中所体现出来的普通士兵的基本作战技能。他们的参选者通常年纪更大一点,并更成熟。

游骑兵学校对待海豹突击队员并不宽容,甚至可以说区别对待。教官们会有意为难海豹突击队员,用语言侮辱他们。

关于年长或是年轻的参选者的选拔方式都能轻易地让人们产生争论——两者各有其优势。公认的是,比起海豹来说,其他特战分支选拔的年轻人员乃基础训练方面有主要的优势。但公正而言,海豹队员具有更快的学习能力以及对于知识及训练更加不懈的追求热忱,同时也能迅速弥补某些方面缺陷。但Jack指出,有一些方面是极难弥补的;海豹队员对于一些东西并不关注。我在我的第一本书"The Red Circle."里谈到了这些问题。

游骑兵学校对雷德曼来说极具挑战性,压力极大。比如要背着60磅的的背包,在规定时间内完成14英里的负重行军,这非常可怕,他是拼命咬牙通过的。而游骑兵学校的地面导航测试,是要至少找到六目标点中的五个。雷德曼对这个测试简直不屑一顾,他已经在海豹突击队干了十几年了,甚至给海豹新兵教了两年的地面导航,觉得这个对他毫无难度。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海豹突击队用的席尔瓦指北针,而在游骑兵学校,用的却是透镜式指北针。他之前从未接触过这种指北针,根本不会用,结果只找到了四个点,测试不合格。他败在了自己最骄傲的技术上,游骑兵教官们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们海军不会地面导航”。

2012年的海豹们在执行海际任务时已经远远落在了后面。特战团体已经追赶上来了,但我们应该一直在领先者中居于前列,更领先一步——而不是玩你追我赶的游戏。

图片 20

图片 21

雷德曼受不了这种羞辱,当场决定退出。但是他去办公室的时候,游骑兵学校的军官劝他想清楚。雷德曼的老上级给他打来电话说:“你也知道志愿放弃以后,海豹突击队也容不下你了。那你真的想以这种方式结束你的事业?你的命运掌握在的手中,如果你能给战友更多尊敬,如果你的行为值得尊敬,你就会赢得战友的尊敬”。他最终决定回到训练班,完成训练。证明自己具备领导力。

海豹突击队员与海豹人员输送艇

接下来,雷德曼在游骑兵学校的表现非常认真努力。他学到了领导力,每个阶段都得到了高分,对自己有新的认识。游骑兵教官认为他身体强壮,在两栖科目表现出色。

几年之前McRaven上将就已经正确地指出,海豹的方向应该转回到正确的方向,也就是朝着水际任务方面前进。但装备并不能满足新的训练需求。当一支现代海豹突击队与他们的潜水装备在一起时就像是库斯托博物馆中的展品(要是没理解我的话,就从二冲程的舷外发动机和笨重的橡皮艇开始展开想象)。

而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他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在一次训练中,教官告诉他:

“我们的一些伙伴们拥有的装备,坦率来说,比我们的要好,因为我们把十年的战斗精力投在了在岸上作战中。”Pybus上将。

“你不用强调你为何出现在此,以及你曾经犯的错误。通过你最后的汇报,我已经非常明白了。你觉得,你能在这里,只是因为你的领导人物你总是我行我素吗?我敢打赌,回顾一下你的履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是最完美的、最优秀的。偶尔,你会做一些反常、意外的事情,这是你的领导由于你是否值得信任的关键问题。在95%的时间,你都是突出的、卓越的,这是委你重任的原因。在5%的时间你会陷入困境。总之,我敢打赌,这是你来这里的真正原因。如果你能学会控制你那5%的疯狂时间,我敢肯定,你会成为凤毛麟角般的指挥员。”

在特种作战中成为一名职业军官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直到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全新的Force 21公司的组建为潜在的装备需求增长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在911事件之前,大多数聪明的NSW海豹军官将自己的军衔冲到了尉级的0-3,达到了特种作战人员的最高等级但任何的升迁机会都被突然地打断了。很多优秀的军官因为这个原因放弃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图片 22

现代海豹能拿到现有的最好装备,尽管有一些关于水际装备的东西是倒退。

毫不夸张的说,游骑兵学校是雷德曼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回到部队后,他重新获得战友的信任,成为了优秀的指挥员,并多次获得嘉奖。

在队内仍然存在着DIY的文化传统,队员们根据个人的喜好来改造他们的装备,并将现成的装备和技术混用在标准SOF装备上。SOF各个分支所使用的武器都非常类似,特别是在US SOCOM成立之后。

实际上,参加过游骑兵学校的海豹们普遍认为,这些训练给他们带来很大帮助。因为海豹突击队不是步兵,他们普遍缺乏步兵战术训练。而游骑兵教官是步兵技战术专家,在这里,他们学到的战术与领导力知识,比在BUD/S和候补军官学校学到的更多,他们还学会了如何与陆军合作。还有海豹突击队员认为,游骑兵学校类似一个加长版的缺乏食物的地狱周。海豹突击队员非常骄傲,但是他们也不会轻视游骑兵学校。

一个典型的海豹突击队员通常会携带一支主武器和一支副武器(西格绍尔或HK,口径基本都是.45或9MM)。特种武器将会由狙击手(一般携带的是SCAR,SR-25, .338 Lapua),机枪手和爆破手携带。爆破手通常携带专用爆炸物包,包括破门工具。保险来说你将能见到多种多样的便携式工具和刀具等等。Emerson, Microtech, 以及SOG是海豹队员的最爱。

图片 23

夜视仪,镭射瞄准具,热像仪,以及综合装置也都在使用之列。海豹已经开发了他们自有的特种合成迷彩,采用吸波材料技术能防止特定光谱范围内的侦查,不过我们在这里不能谈及细节。

(电影《勇者行动》中扮演队长的罗克·丹佛,他其实就是一名海豹突击队军官,他也 是游骑兵学校的毕业生)

图片 24

图片 25

一名海豹突击队员在训练中潜近目标。

(罗克·丹佛对游骑兵学校评价很高,他毕业以后迷彩服左臂一直戴着游骑兵资格章)

海豹的组织结构

海军陆战队突击队和侦察兵

SDV T-1 夏威夷 瓦胡岛

海军陆战队侦察兵实际上属于陆战队步兵的一种,在编制表里,每个侦察组里都应有人具备游骑兵资格。因为侦察营的任务是为步兵营提供袭击前侦察,所以需要去游骑兵学校学习步兵袭击技战术。

图片 26

游骑兵教官很重视这些陆战队侦察兵学员,一般会希望他们表现的更好,陆战队侦察兵们也确实在体能和两栖科目表现出色。

游骑兵的历史

图片 27

游骑兵是美军历史上可考证的存在历史最悠久的部队。在独立宣言签署之前就已经有大量游骑兵参与美国的战斗。例如法国和印度战争以及菲利普国王战争。在美国革命战争中,Francis Marion组织游骑兵与英军进行战斗。Francis Marion也被称为沼泽之狐,因为他的人总是在攻击英国军队后就快速地隐入沼泽之内进行规避。

陆战队侦察兵们认为,在游骑兵学校学不到多么高级酷炫的东西,这里的武器与技能并不比基本侦察课程先进。但是他们在基本侦察课程学到的技能,在游骑兵学校得到了运用,这是个很好的实践平台。所以,游骑兵学校是种很棒的经历,训练非常出色,会让侦察兵更加精通袭击、伏击战术,还有领导能力。侦察兵们会把学到的东西带回部队,这些毕业生非常自豪。不是每个陆战队侦察兵都有机会参加,而且游骑兵学校无疑是个很艰难的课程。

二战中的陆军游骑兵

而在海军陆战队突击队成立以后,陆战队特战队员也出现在了游骑兵学校。比如2007年,海军陆战队特战司令部的迈克尔·G·吕伯格从游骑兵课程毕业。当时他是那一届训练班里面唯一一个陆战队员。他认为游骑兵学校最难的部分是负重行军和睡眠不足,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表现好坏。因为自己的特战队员身份,吕伯格不负众望,最终成为游骑兵学校的荣誉毕业生。

图片 28

图片 29

有6个游骑兵营参与了二战的战斗。在诺曼底登陆D-DAY,奥马哈海滩,游骑兵冲锋在前以行动兑现了游骑兵的格言。在那次突击行动中,Norman Cota上校问Max Schneider少校隶属于哪支部队。马上有人回答到他们是第五游骑兵营,Cota回答道,“好吧,那么该死的。游骑兵,做先锋!”今天,所有的游骑兵在向军官敬礼的时候都会喊出他们部队的格言“游骑兵做先锋”,而任何称职的军官都会回应“勇往直前!”

总结

包括第二游骑兵连和全黑人连在内的游骑兵在朝鲜战争期间也有着优异的表现。而这是首次游骑兵全员拥有空降资格。在越南战争中,长程强侦队执行了战争中一些最危险的任务。穿着他们独特的虎斑迷彩深入越南丛林执行侦察、埋伏,还有更多的其他任务,这些人随后被整编入了游骑兵的营中。不管报刊界怎么说,我们越南时期的游骑兵有着优异的表现,并足以为之骄傲。

总的来说,特战队员们多数非常尊敬游骑兵学校,他们也确实可以在那里学到东西,会让自己更加老练成熟。

在游骑兵于越战后的1974年改革之后,他们的下一个部署是并不成功的1980年伊朗大使馆人质解救行动——众所周知的沙漠一号。1983年第一和第二营组织了一次战斗跳伞进入了岛国格林纳达,在那里他们成功地占领了萨林机场,并营救了在True Blue facility被作为人质的美国医学学生。第三游骑兵营于稍晚的1984年成立。在1989年,作为正义事业行动的一部分,整个团跳伞进入了巴拿马。

加入特种部队的人通常有两种。第一种是希望成为最优秀的人,渴望自我超越。第二种是觉得加入特战部队很酷,以后就成为“超人”了。如果你是第一种人,游骑兵学校可以帮你进一步实现自我超越。如果你是第二种人,游骑兵学校会让你思考,选择这份职业的意义与价值。

75团1营的A连和B连在沙漠风暴行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此期间75团3营B连参加了哥特蛇行动——声名狼藉的“黑鹰坠落”事件既发生于此时,1993年索马里。

图片 30

自从911之后,游骑兵团的各组成部分就在持续不断地被部署到战斗中去。

w

图片 31

陆军游骑兵(本站注:原作者配图错误,图中只是RANGER技能章,并非75th)

美国陆军一级少尉Steve Smith在伊拉克安全部队和伊拉克之子反抗军的战斗现场附近,伊拉克巴格达东部Al-Fadhel地区,2009年。

游骑兵的任务

75游骑兵团是美国第一位的突击力量,尤其是在直接行动和夺取机场方面。战略级别的任务,占领机场通常来说被认为是非法侵入,但在这里我们现在谈及的非法侵入一个国家的行动——不是简单地占领一座建筑物。同样写入75游骑兵团的任务中——必备任务清单的是反恐行动。虽然传统上是作为精英轻步兵单位,75th在反恐战争中已经执行了大量而广泛的反恐行动。

游骑兵的上升途径

预期的游骑兵通常以40期权合同进入陆军,用以保证他们能进入游骑兵评估及选拔程序。注意我说的是给了你一个机会,但也仅此而已。这些有希望成为游骑兵者接下来将致力于基础训练,还有他们的进阶高级训练(具体到他们在军队中的实际工作,也就是步兵、无线电操作员、前进观察员等等),然后将会进入位于本宁堡的空降学校。

在他们从空降学校毕业的时候,这些新兵们接下来将冲上游骑兵评估及选拔程序的道路。这将是一个八周的课程,其设计不仅仅是用来选出那些在心里上和体能上都已经准备好在军团服役的人,而也是用来给这些新晋的游骑兵们提供他们被指派到游骑兵营以及此后很短的时间内部署到战斗中去之后将会需要到的训练。

RASP 1是一个八周选拔课程,分为两个阶段。游骑兵候选者们将要学习要想成为精英作战力量的一员所必须的基础。参选者们将要面对精神与体能极限的测试,在学习高级技能期间所有的游骑兵都被要求去了解他们在75游骑兵团里的职业是什么。第一阶段集中于一级作业的核心项目与技能,第二阶段则着眼于精确射击、机动以及身体锻炼。

在游骑兵三营之一或者是军团总部经过一或两年服役之后,这些年轻的游骑兵将会被送进游骑兵学校。“校舍”就像它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是独立于游骑兵团的单独实体。75团是一个隶属于USASOC的SOF单位,但游骑兵学校则是隶属于训练与条令司令部的训练课程中心,向绝大部分的陆军开放。但是,游骑兵学校提供重要的领导力与战术课程,因此75团的成员在兵团中担任领导职位之前必须从这里毕业。

75游骑兵团与其他特种行动单位诸如绿贝雷三角洲等等的一大主要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是“自己成长”,意味着我们从年轻士兵仅仅是列兵开始就对他们进行逐步的提升,而不是像其他特种单位那样至少等到他们在外部的单位崭露头角并有中士衔后才将他们征召。

游骑兵的训练

游骑兵的训练在驻防期间是持续不断的。具有代表性的是,比起每天来回地开车,花上两到三个晚上的时间在靶场是对时间的更有效的利用,因此在连续休息三至四天的周末之前连续训练三至四天的情况并不少见。从靶场回来后,他们通常会有一些恢复和重整的时间用于清洁武器,维护装备,以及完成一些在回到训练场上之前所必须的行政管理流程。

图片 32

普通的一天通常开始于7点的清晨集队,为进行身体训练之前进行点名。时间到了之后,你的排或是连队将会有一场竞赛,通常会是一些疯狂的拉克行军(参与的队员需要抓紧彼此以稳定或保证上述集团形式的完成的集体行进项目)、赛跑、游泳、以及陆地导航,接下来会是靶场上的压力射击项目。在普通的日子里,PT将会由班长或是小队长按照其所作的PT项目计划将全班或是他们队中的列兵们带出进行训练。拉克行军项目通常在星期四举办。

PT之后,你将会领取武器并为靶场射击训练做好准备,或者是继续开展接下来的单独项目训练。是的,这里是有一些管理上的文字工作需要去完成,但游骑兵并不会被分派任务去美化文字或者书写任何类似这样的废话。为了保证所有游骑兵的状态,跳伞训练组织得尽可能的频繁,通常一个月左右一次。作为宏观上的指导,游骑兵们关注于五个大的方面,它们是:小单位战术,机动能力,精确射击,PT,以及医护训练。

其他更多的加强训练举办得相当频繁,比如游骑兵核心技能和作战技能测试的班或排级的评估。这些评估也会成为一个包含直接突击行动在内的部署前训练的形式之一。旋翼机训练通常与160特种航空团一起组织,而固定翼机训练通常是指定性的计划,因为机场突袭也是75游骑兵团的核心任务列表中的部分之一。

游骑兵团的最大力量源泉之一是不知有多少训练和知识的传播都是在机构内部来完成的。例如说,特种部队的CIF小队,专门从事直接行动。他们有一个华丽的八周训练课程,称为特种部队高级侦搜,目标分析,以及攻击技术课程,来教授他们高级城市作战技巧。游骑兵不这么做,我们在机构内就将这些训练全部完成,并且我们训练列兵做着与特种部队为高级军士们准备的同样的破门、房屋搜索、以及敏感地区作战技术等课程。

图片 33

第一阶段训练中的陆军游骑兵参选者。

游骑兵的组织结构

游骑兵团是作为空降轻步兵单位来架构的,这也同时反映在兵团的组织架构图和装备上。每一个游骑兵排由4个班组成,9-12人为一班。4个班中,三个步枪手班和一个武器班。

这一个武器班是负责建造机枪等重火力阵地,以便其他步兵手班操作机枪火力接敌的。每个游骑兵连有4个步枪排,其中三个是步枪手排/机动元素,剩下一个是指挥排。

每一个游骑兵营有3个步枪手连,以及一个支援连队。在反恐战争期间,每一个游骑兵营增加了一个额外的步枪手连.

图片 34

每一个团由三个营、一个团级指挥机关,以及一个团级支援营组成。

游骑兵的装备

由于游骑兵团的组成与一个步兵团类似,在游骑兵团中能找到的武器和装备也是以基本的步兵团标准装备为起步的,例如M4步枪,M249 SAW, M240B, 60mm, 81mm, 以及120mm 迫击炮, 还有M2HB .50口径机枪等,但由于兵团实际上更像是注射了类固醇的加强版步兵单位,相比较于其他陆军单位,在装备附件等方面上是显着地不同于他们的。

这些包括了步枪的专用瞄具,最先进的夜视仪和热成像系统,以及一些不能够写出来的秘密技术装备。

图片 35

75游骑兵团的成员在智利阿塔卡马沙漠国际巡逻竞赛中构成了美国陆军的参赛队,图为他们在竞赛中正在组织伤员撤离。

游骑兵的文化

游骑兵团的文化是建立在游骑兵信条上的,这个信条他们在编队时经常吟诵,而每一个字他们都是认真对待的。

游骑兵信条

确认我自愿成为一名游骑兵,完全明白我所选择的职业将会带来的危险,我将永远尽我所能去维护我的游骑兵团的声誉、荣耀,以及高度的团队精神。

游骑兵是公认的精英士兵中的精英,能从海陆空抵达战场的最前缘,作为一名游骑兵,我的国家期望我能比其他任何士兵更靠前、更快、更努力地战斗,我接受这个事实。

我绝不会让我的袍泽们失望。我将永远保持精神上的警觉,体力上的强壮以及道德上的正直,我将主动承担比起我的工作赋予我的更多的责任,无论那是什么,,比百分之一百还要更多。

我勇敢地将这些誓词说出,我是一名经过特殊选拔并训练有素的士兵。我尊敬上级,着装整洁并爱护装备,将为其他袍泽做出优秀的榜样。

当我遇到我的国家的敌人时将精神百倍地迎战,我训练更有素,并将尽我所能,在战场上打败他们。投降从来就不在游骑兵的字典里。我将绝不离开每一个倒下的战友,绝不让他们落入敌人的手中,在任何的境况下我都不会让我的国家蒙羞。

我极其乐意在与游骑兵的目标作战中展现我的勇气和决心,即便我是唯一的幸存者也要完成我的任务。

游骑兵,做先锋!!!

就像“兵团”这个词所暗示的那样,75游骑兵团对于它们文化的管理非常的严格。游骑兵们被期望去做任何事情都能超过百分之一百地投入。游骑兵班与排之间的竞争不能被攻过度夸大,只不过是他们在持续不断地尝试去展现他们是最好的而已。在见识过旗帜日游戏的大爆发之后,你就能相信游骑兵对于任何形式的竞赛都是极其认真对待的。

秘密小松鼠

1984年,75游骑兵团建立了一个小型的侦查单位来侦查游骑兵的目标。团侦查分遣队通常由6人组成一个侦查小队,将会对游骑兵营即将伞降并占领的机场目标执行侦察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RRD成为了RRC,团属侦察连。在2004年某个时候,RRC被吸收进了JSOC,并在反恐战争中最独特和敏感的项目之一中继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在阿富汗战争逐渐落下帷幕后游骑兵开始为全球部署而回归训练。游骑兵现在正在为韩国的轮换进行训练,在阿拉斯加进行冬季作战训练,还在澳大利亚组织训练。而那些迷人的高速而紧急的反恐任务也许会或也许不会在游骑兵团内部署执行。

当开始检验游骑兵和海豹突击队之间的区别之时,我认为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去考虑,游骑兵首先是步兵部队。而海豹突击队首先是水手。海军的基础训练是与地面战斗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这就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BUD/S必须要那么长的时间。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年轻人是“坏”水手;这只是由于他们需要加快在学习小队战术和陆地导航上的学习速度。

在海军中,任何东西都是巨大、灰色、而且浮动的。作为海军唯一真正的地面作战元素,海豹在所有的在役单位分支中是最为特别的。在陆军汇总,游骑兵仍然算作是步兵单位的另一个类型而已,即便它是一支特种作战的步兵单位。

说到海军,关于海豹突击队仍然有一件事是我总是心怀敬意的,那就是他们军官似乎通常都是真正支持着他们。海豹好像总是能够避免一些无关紧要的麻烦而关注任务本身,不管事情本身有多么可笑,而他们的指挥链系统则都会支持他们。但在陆军的特种作战体系中则不是这样。我们的军官们都是一大串疯狂耶稣一般的野心家,一心只想着往上爬到顶,而他们只会屈服于那些快到你来不及眨眼睛的力量。

图片 36

海豹突击队获得他们上级的强有力的支持

我也认为,一个设置作为步兵行动和另一个设置作为水际行动的两个单位在组织上的差异,通常会从单位训练到单位文化上都会产生想象不到的巨大的冲击。很多陆军SOF士兵早期在看到海豹突击队在阿富汗的表现之后都受到震惊,甚至让人不知道如何去作出特种行动的秩序。自从那之后很多事情都产生了变化,但即使是传说中的发展大队也必须要派出人员到三角洲那里去共同行动,这样他们能相互学习,并帮助本单位在最初的少数阿富汗部署中迅速获得机会。

另一件事情我认为游骑兵团做得很对的是不将“游骑兵”专门作为一个MOS(Military Occupation Specialties,军事职业专业)。兵团抓住了这次机会并将其拒之门外。保留了11BMOS给游骑兵,允许单位轻易地清除掉后进生。对于海豹来说这不是个案,他们现在有一个SO(Navy Special Warfare Operator)的等级,意即“特种作战人员”,其实就是他们自己版本的MOS。同样的事情在陆军特种部队中,完成了陆军特种部队的Q-course将会上到18级的MOS。

另一个不同之处在于武器的使用上。我认为海豹的副武器训练要更多一些,在这方面他们比起游骑兵强调得更多。我听过一个关于前游骑兵的搞笑故事,他被调去为CIA的GRS计划(Global Response Staff,全球反应人员)做调查。尽管他是一名前任游骑兵,但他并没有实际用手枪开过火,而不得不在任务中进行学习!但是,海豹们似乎对于舰上服役的武器和其他机枪并不具有同样熟练和精通的程度。我有一个朋友,一次一个海豹的军械维护员来到他的武器室,看着一挺M249 SAW,似乎他完全被难住了。他看起来好像从来没见过类似的武器。别介意迫击炮什么的,我并不认为它们在海豹突击队的组织机构和武器列表中(TO&E,Table of Organization and Equipment)。

就人文角度而言,我认为海豹们比起游骑兵来更为悠闲些。他们并不需要以军衔或是职位来称呼某人,或者是极端重视正确的军事仪容标准。那种玩意根本不会在军团里流行起来。

图片 37

在海豹突击队和游骑兵之间有着非常巨大的文化差异

我觉得所谓海豹VS游骑兵的辩论是在美国军事体系中持久的对立。当你有两只来自不同分支的单位,一个专注于地面作战而另一个专注于水际作战,而还要使得这两个单位在SOCOM的直接行动任务中对阵,无怪乎这种竞争的存在了。自从来到SOFREP工作之后,我发现对于海军和陆军特种单位之间的裂痕并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同样的竞争对立存在于意大利、丹麦、以及其他国家。

但在此之外,我们同样需要铭记在反恐战争中各个SOF单位之间的伟大合作。是的,也许你很难找到一个游骑兵说出关于开发大队的任何好话,但这已经有许多次,陆军SOF和海军SOF组织的联合行动非常成功。

关于海豹突击队和游骑兵的真像是,尽管很多人不想承认,这些单位有着更多的共同点。他们都为他们自己能成为更高效的、能够踹开你的前门然后干掉里边所有人的杀戮机器而感到自豪。这当然就是我所提到的为什么他们会产生竞争的问题所在。

本文由看图中一肖一特彩图发布于海外看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海豹与游骑兵这两支精英部队的区别,游骑兵学

关键词: 富婆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