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的三角洲特种部队,联邦调查局与军方特种

作者: 台海动态  发布:2019-10-29

2014年4月8日星期二,数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队员在位于佛吉尼亚州匡蒂科的战术武器训练中心,演练了室内近距离作战。2006年3月,美军特种部队突袭了

2001年十月间伪装成阿富汗当地人的D队 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缩写为1st SFOD-D,简称D队。即中国人熟知的三角洲特种部队,关于译名称呼可参见D总

图片 12014年4月8日星期二,数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队员在位于佛吉尼亚州匡蒂科的战术武器训练中心,演练了室内近距离作战。(华盛顿邮报Matt McClain摄)**

图片 22001年十月间伪装成阿富汗当地人的D队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缩写为1st SFOD-D,简称D队。即中国人熟知的三角洲特种部队,关于译名称呼可参见D总博文,译注),即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第一特种作战分遣队,是美国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下辖的两支特种任务单位(Special Mission Unit,SMU)之一。有段时间曾经被国防部称为战斗应用大队(Combat Application Group,CAG),后来据说又改名为陆军独立单位(Army Compartmented Elements ,ACE)。尽管D队行政上属于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但是其任务指挥均来自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JSOC旗下与之比肩的另外一支SMU则是风头出尽一时无两的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Naval Special Warfare Development Group,俗称DEVGRU,戏称海军开发团,曾经的海豹6队)。图片 3传说中的单位章D队主要的任务是反恐,直接行动1,人质拯救和突袭,以及国家干预行动,同时这也是一支具备多种技能,能够胜任各种秘密任务的部队。中情局的极端保密单位特种行动处(Special Activities Division,SAD),及其核心更为神秘和精英的部门特别行动组(Special Operations Group,SOG),会经常跟D队合作,也常从D队招人。D队的组建,完全是拜70年代几起着名的恶性恐怖袭击所赐。这些袭击直接促使了美国政府决心组建一支能够应对此类危机的全职反恐单位。60年代早期,军方和政府的头头就已经简单了解了这种部队及其模式。查尔斯•贝克维斯曾作为交换军官去英国第22特种空勤团交流学习过一阵子,中间经历了马来危机。贝克维斯本人是名特种部队军官,而且还是越战老兵。回国之后,贝克维斯提交了一份自己的研究报告,报告中强调了美国陆军不存在类似SAS的单位这一软肋。当时的陆军强调非常规作战,但是贝克维斯意识到“仅有好老师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人来做”。他设想了一支具备高适应性和完全自主的小队单位,成员具备多种针对性技能能够完成直接行动任务以及反恐任务。他军方和政府高层汇报了自己的设想,结果遭到了反对。他们不想对现有的特种部队构架和行动模式做出改变。终于,到了70年代中期,恐怖主义危机日炽,五角大楼的高层直接点名贝克维斯负责组建新单位反恐。他预计新的这个单位将要在24个月之后才能形成战斗力。他的这个估计来自于1976年在英国进阶学习时期跟约翰•瓦茨准将的一番谈话。瓦茨准将告诉他新的队伍起码要花18个月时间完成准备,但是建议他跟领导层说成24个月,并且告诫他“一定要坚持到底”。为了详细解释为何准备工作要花两年,贝克维斯和他的团队准备了一份称之为“罗伯特••••略德芙德文件”的文案。其中列出了D队的必要性,以及一个总结过去经验得出的四阶段甄选、评估体系。同时,第五特种作战群的鲍勃•“黑手套“•芒特尔上校”负责一个填补空白期的特种单位,命名为“蓝光“。该单位在D队未建成之前履行D队职能。图片 4身穿便服的突击队员正准备登上C141,准备执行“鹰爪行动”1979年十一月4日,D队创建还没多久,53名美国外交人员和普通公民就被扣为人质关押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内。D队当时的任务是秘密潜入伊朗境内,并在1980年四月24和25日这两天内夜间武力解救被困在使馆内的人质,即鹰爪行动。众所周知,该任务后来因为空难事故取消了。事后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23个问题,其中包括没有气象预警,跨军种指挥调度混乱,直升机与加油机相撞,机械故障导致可用直升机数目减少到不足任务需求等等。图片 5贝克维斯在鹰爪开始前的训话这次灾难性的行动之后,美国政府痛定思痛做出了改进,组建了一堆新单位。160特种作战航空团专职特种作战的航空行动支援,诨号暗夜尾行。海军特种作战研究大队,曾经的海豹六队,转成了专司海上反恐行动的单位。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则负责多军种反恐单位之间的指挥调度以及作战任务指挥。招募大多数D队成员都是从陆军的特种作战群里来的,另有一部分来自第75游骑兵团,另有零星个人是其他陆军单位里来的。自1990年起,陆军就开始公开为D队招人。但是军方从来没有公开过D队的任何单位信息,甚至从来没有使用过1st SFOD-D等称呼。在布拉格堡的当地报纸《Paraglide》上常年有招募广告,里面写着“灵活运用多项特种作战技巧,执行精确快反任务的美国陆军特种作战单位“。该广告中提到应征者须为男性,薪资级别E-4到E-8之间,至少还有两年半的服役期,须满21周岁,并且在军种职业资质系列测试中取得一定成绩,才能参加一个简报会,相当于录取通知。图片 6准备行动前的D队2006年六月29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韦恩•唐宁上将向众议院证实了70%的D队成员的军旅生涯是从第75游骑兵团开始的。选拔艾瑞克•黑尼在《Inside Delta Force》一书中详尽披露了选拔课程及其细节。黑尼写道选拔过程以标准体能测试开始,包括俯卧撑、仰卧起坐、两英里计时长跑、反向匍匐和100米武装泅渡。候选人然后经历一连串的定向越野科目,包括40磅全夜间定向越野。随着时间推移,距离和负重会慢慢增加。最终候选人会经历一次64公里,20公斤负重的复杂地形定向越野,按完成时间记优劣但是标准不明。黑尼说只有高级军官和负责选拔的士官才有资格看成绩标准,但是所有测试内容和测试环境均由D队训练骨干决定。心理部分则是从一系列的心理测试开始。候选人然后要面对一群由D队教官,心理医生,指挥官组成的考官团,他们会问每个候选人一大堆问题,分析被试者的每一个反馈和思维模式。该阶段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让候选人精神疲惫心力交瘁。小队的指挥官在最后会告诉每个被试者他通过与否。一旦有人通过这些测试并被选上了D队,他即将面临6个月的队员培训课程,了解反恐作战和反情报技巧。这6个月内,学员只能跟亲友保持最低限度的通讯。图片 793年,索马里,MSG PAUL HOWE在最近一次的访谈中,前D队成员保罗•豪伊谈到了他参加D队选拔时的高淘汰率。他说当时两个班连他在内240人,只有12-14人完成了这个课程。训练据艾瑞克•黑尼所述,OTC课程为期大约半年。其授课内容并不固定,并且包含很多方面,比如:精确射击:学员需要掌握在近距离上不瞄准射中固定标靶。达标之后开始练习射移动靶。达标之后学员会进入到射击屋阶段,开始清扫室内。最初只有一个“敌人“,而后会一个个增加直到上限四个”敌人“。再进一步,训练过程会加入活人扮演人质。爆破和突入:学员将学会用开锁器开多种不同的锁,包括汽车锁和保险箱。最后是利用爆炸物突入建筑,以及用常见生活材料制作爆炸物。复合技巧:FBI, FAA以及其他机构都参与过OTC课程指导。德尔塔等商业航空公司会允许D队利用他们的设施飞机进行训练。新的D队学员不止会在射击屋,也会进行飞机大巴等不同环境下的反恐、人质拯救演练。所有人都要学会根据人质位置利用建筑物选择狙击阵位。学员们还要学会通过适当的方式建立战术指挥中心并进行高效的沟通。尽管D队有专门的狙击队伍,所有人仍然要参加狙击科目训练。最终,学员们会回到射击屋,此时的演练将把人质换成学员或者D队队员。所有科目均使用实弹,一来测试心理素质,二来增加互信。手艺:在OTC草创之初,是中情局的人负责教授这部分内容。学员要学会间谍相关技巧,诸如:死转2、短时间接触、接头、危机和安全信号,监听和反监听等等。要人保护:最初是由国务院外交保安局(U.S. State Department’s Diplomatic Security Service,DSS)和联邦特勤局提供咨询。学员将会学习如何操作多种车辆,并将之运用为进攻或防御武器。然后他们会学习特勤局和DSS的要员、外交保护技巧。总结训练:最终最高潮的演练,要求学员将自身所学灵活运用。图片 81989年巴拿马行动中的D队指挥官D队指挥一般为上校衔查尔斯•阿尔文•贝克维斯 – 1977至1981威廉•F•盖里森 – 1985至1989彼得•J•舒梅克 – 1989至1992威廉•G•伯伊金 – 1994至1996伯纳德•J•麦克比 – 1994至1996埃尔登•巴格威尔 – 1996至1998行动大多数D队的行动任务依然保密,下面已知的任务或可见一斑:鹰爪行动:1980年,伊朗紧急暴怒行动:1983年,格林纳达酸式开局行动:1989年,巴拿马沙漠盾牌行动:1990年,伊拉克沙漠风暴行动:1991年,伊拉克重建希望行动:1993年,索马里哥特蛇行动:同上,即黑鹰坠落持久自由行动:2001,阿富汗巨蟒行动:2002,阿富汗伊拉克自由行动:2003年,伊拉克 Action,美军定义为武装力量直接参与,与敌方近距离交战的任务。注2:Dead Drop,传递情报的一种方式,交接人不直接接触。译注,关于D队很多东西仍然未解密,外界所知基本来自于前成员的爆料。然而,黑尼也好豪伊也罢,都是离队超过10年的老人了,这期间D队的变化外界仍然不得而知。比较靠谱的就是当陆军公报中出现“special force”字样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是在说D队。w

2006年3月,美军特种部队突袭了位于伊拉克拉马迪市的几幢房屋。两名陆军游骑兵队员在一间房屋内中弹身亡,第三位小组成员被年轻叛乱分子引爆的自杀式背心中的轴承滚珠所伤害,而导致昏迷不醒。

事后向其中一名阵亡游骑兵队员家属介绍当晚袭击细节时,军官用草图做演示,并用小点在上面标注出士兵的移动状况。“谁?”家属指着问道,“那位用蓝点标记,差点死在自杀袭击者身边的人?”

一番犹豫后,军官简要地答了三个字:“FBI!”

2001年9月11日那场举世瞩目的袭击,让联邦调查局有了职能上的觉醒,从打击犯罪的机构转型为反恐机构。在伊拉克,阿富汗及世界其它地点打击基地组织及其盟友的秘密行动中,联调局扮演的角色却鲜为人知。

随着阿富汗战争的结束,FBI官员越来越愿意透露,正是由于联调局和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之间鲜为人知的微妙关系,使得FBI特工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参与上百次突袭行动。

这种合作关系使双方受益匪浅。JSOC利用FBI的专业技能,从数字媒介和其它材料中搜寻叛乱分子踪迹以及截获阴谋,包括任何针对美国本土的袭击。于此相应地,FBI特工可以收集证据来保证拘留权,确保嫌犯能被送往美国受审。

据熟悉FBI职责的前任及现任官员说,FBI介入海外军事行动并不被普遍接受。由于特工们发现自己常常处于交火当中,导致一些FBI的官员对国内执法机构派遣人员前往战场的行为表达了不安。

Jay Tabb是在伊拉克受过伤的特工,他作为联邦调查局人质解救队的一名老队员,曾跟随游骑兵队员从“黑鹰”或“支奴干”直升机上机降到拉马迪执行任务。现在的Tabb已经是HRT的队长了,不过就在几个月之前,他又在另一起高风险行动中负伤。

在2007年到2008年间担任过巴格达使馆的FBI法律参事James Davis透露,特工们曾质疑是否应该承担这种任务,并担心有人会因此牺牲。

『译注:美国在不少国家的使馆里都设有FBI办公室,比如在北京的那个。但是派遣的特工显然不能以美国国内执法者的身份出现在他国,所以都有个对外宣称的外交身份“legal attache”,国内外交术语称为“法律参事”。』

Davis表示FBI特工时常要与军方并肩战斗参与交火,来抵御叛军的袭击。

“虽然不是每周都参与,但是每月一次很常见。”Davis说道,“令人惊奇的是我们从未有人因此而牺牲。”

但是有一部分人则认为这种自然而然的演变是和FBI的职责相一致的。

“一段时期里,确实有些人认为我们不该这么做。”随着美军在阿富汗作战任务的减少,前FBI副局长Sean Joyce是表达这种转变看法的现任与前任官员之一,“不过局长和我并不这么想,我们认为应该御敌于国门之外。”

1972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慕尼黑奥运会期间杀害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的事件,悲剧般地暴露了德国警方在应对极端绑架者方面的工作能力严重不足。此次袭击也促使其它国家也开始检讨自己的反恐能力,FBI因此而认识到,自己的反应能力和德国人比起来也不过是半斤八两。

1983年洛杉矶奥运会前夕,美国人花了十多年功夫才建立起的精锐反恐单位,联邦调查局人质救援队成立了。

HRT的首任指挥官Danny Coulson说:“在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大本营,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由三角洲队员来训练这些特工,教他们如何破门突入清屋和室内近战。”

虽然人质救援队的任务主要是在美国国内,但是他们也会参与追捕海外逃犯的搜捕行动,FBI戏称其为“人身剥夺令”。例如在1987年,FBI特工在CIA的协助下,在黎巴嫩海岸附近的一艘游艇上诱捕了一名劫机嫌犯。

『译注:把habeas grab翻译“人身剥夺令”是我自己编的,因为要对应habeas corpus“人身保护令”。这里有个梗,不知道会片面地理解字面意思。“人身保护令”是西方法律术语,在西方国家法律刑事司法实践中,被拘禁的嫌疑人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用来质疑执法机关拘禁方式和时间是否合法,从而可被法院裁定是否可以重获自由。因为这里描述的HRT执法是在海外,被逮捕的嫌犯,人在海外且无法收到美国国内法保护,自然也无法享有和申请人身保护令,有点关塔纳摩的味道,所以FBI会调侃这种海外执法为habeas grab。』

1989年的“雨果”飓风灾害过后,大批HRT队员飞抵维京群岛的圣克罗伊岛帮助恢复秩序。同年,在军方的要求之下,在美军入侵巴拿马之前,HRT曾短暂地部署在那里一段时间。

FBI持续深化着自己和军方的联系,包括和位于弗吉尼亚州Dam Neck的海军特种作战加强大队里的海豹队员一起训练,以及派遣队员去加州的科罗拉多参加海豹潜水科目训练。

有时候,HRT和军方之间的界限会变得模糊。比如1993年在德克萨斯州韦科,那场搞砸了的针对大卫教农场的攻击行动中,就有三名三角洲队员作为顾问予以协助。由于韦科惨案,加上前一年在爱达荷州红宝石山脊一处白人分离主义分子的庭院内行动的惨败,迫使FBI趋于保守。

『译注: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韦科惨案”和“红宝石山脊事件”,这两起案件不仅对FBI,对美国执法机构,美国社会的影响都很深远。而且,比较搞笑的是,这两起案件也是ATF执法历史上装逼不成反被艹的典型案例,最后还是FBI来当垫背。』

“HRT队员不是突击队员,” 时任FBI局长Louis J. Freech在1995年告诉立法者们。“他们作为FBI的特工,职责一直都是救人性命。”

『译注:这段不知道背景,读到这肯定会感到很突兀。在“红宝石山脊事件”发生过后的第三年,也就是这段文字中描述的1995年,美国国会参议院恐怖主义,技术和政府信息联合委员会成立的专案小组举行了十四天的听证会,时任FBI局长Louis Freech参与了质询,这几句是对质询问话的国会议员说的。』

911后,FBI则采取了更具有进攻性的立场。

2003年初,两名FBI高级反恐官员来到阿富汗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与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副司令会谈。这位指挥官希望FBI能派遣有抓捕逃犯经验和受过HRT训练的特工,这样的特工更能轻易地融入到JSOC部队里。

“JSOC认为自己的网络和FBI追踪有组织犯罪的方式相似。”FBI局长助理James Yacone讲道。他于1997年加入HRT,后来成为其指挥官。

一开始在阿富汗的行动进度是缓慢的。一名FBI官员表示,开始几个月只有屈指可数的HRT队员被部署到了阿富汗,这些队员主要任务是配合海豹突击队追捕基地组织高级目标。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无所事事。”这位官员感叹道。

一位前任FBI官员表示,由于美军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他们的任务开始频繁起来。起初,HRT的任务主要是在其他FBI特工需要离开绿区时来保护他们。

后来,时任JSOC指挥官陆军中将Stanley A. McChrystal,开始渐渐推动FBI来协助军方收集证据和在突袭行动现场进行审问。

『译注:这里说JSOC指挥官,就是大名鼎鼎的麦克里斯特尔,算是一代名将了,俺最欣赏的名将之一。可惜刚升官从JSOC老大变成ISAF老大,就因为喝高了之后喷了奥巴马以及其他高官,被奥巴马扣了个败军之将的屎盆子撸了下来,两年后黯然退役。最近他出了本书《重任在肩》讲述他掌舵JSOC时的特种生涯,有兴趣的可以买本来看。』

“由于我们任务的拓展,使得行动变得更频繁且更复杂。我们当时觉得FBI在敏感地点勘查和审讯方面的专业技能对我们会很有帮助,他们的确也不负众望。”一位前美军军官对此表示。

『译注:SSE,(sensitive site exploitation)敏感地点勘查。这是美国在发动反恐战争后创造的一个词,起源于在伊拉克战场上对从未找到的WMD行动的一种说法,后来广泛实践于全球各地的反恐战争。这项工作类似于执法部门的CSI,不过是由海外战场上的士兵执行的。与CSI是向执法机关提供客观现场证据不同,SSE是军方迫于现在开放的舆论环境,为了搜集有利于己方的,所谓合理打击的证据而刻意为之,同时可以搜集敌对势力的相关情报以便决策。《no easy day》里有过介绍,把《zero dark thirty》电影里那帮红队大胡子在击毙拉登后,忙地一塌糊涂的场景脑补一下就了然了。』

进入到2005年,所有在伊拉克的HRT队员开始在JSOC的指挥下工作。最高峰时有12名特工在这个国家参与行动,将近全队人数的十分之一。

FBI的职责让一个棘手的问题凸显出来,即其一贯的交战规则和动用致命武力的政策是否应该为身处战区的特工做出调整。

“这事当时很让人歇斯底里。”Yacone表示,“一些必然产生的法律问题需要解释。”

最终,FBI认为没有改变的必要。“队员在那不是当破门手的,他们不需要深陷其中。”Yacone解释道。

但是随着FBI和JSOC之间关系的持续深化,HRT队员可以不需要得到上级批准就能参加突袭行动,从而导致特工们夜以继日地参与着抓捕目标的战斗。

一名前FBI官员说,在2008年,由于FBI探员频繁地牵涉到交火事件当中,FBI开始重视这些交战过程,并从军方那里搜寻记录予以确认。按照警察术语,特工每一次开火,都得是一次“合法开火”。

由于美军的撤离,HRT的队员也离开了伊拉克。接着在2010年6月的卢格尔省,一名配合军方参与交火事件的特工受伤之后,FBI便开始重新考虑涉及阿富汗的行动。

“JSOC调整了任务重心。”Joyce认为,“他们现在打击的目标是塔利班和当地叛乱分子,而这些人未必是在密谋袭击美国。”此外,目前在阿富汗活动的基地分子骤减到不足百人,不少都是流窜在巴基斯坦边境活动,这也是军方力所不及的地方。

尽管JSOC极力挽留,FBI还是于2010年撤离了阿富汗。

“我们所关注的是基地组织对美国本土的威胁。”Joyce认为,“阿富汗任务的性质已经改变了。”

随后FBI和JSOC的合作在世界其他地方展开。2011年,一名HRT队员跟随海豹突击队突袭了位于亚丁湾,一艘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游艇。一番短暂交火后,海豹队员控制了游艇。

『译注:这件事不是“菲利普船长”,那事发生在09年。而是“S/Y探索号”事件,有兴趣了解详细的可以去搜一下。』

两年后的2013年10月,为了追捕杀害数十人的内罗毕商场恐怖袭击嫌犯,一名HRT队员跟随海豹队员袭击了位于索马里海滩的一处营地。

『译注:DEVGRU本来是潜入索马里海岸城市布拉瓦逮捕绰号“Ikrima”的索马里青年党头目Abdulkadir Mohamed Abdulkadir,谁知道快要接近目标时,被一个从屋里出来抽烟的小罗罗发现了,于是发生了交火,DEVGRU一看情况不妙,人也不抓就撤了。后来就发生了新闻上说的,那帮幸存的索马里青年党土鳖,事后还把DEVGRU队员遗落的装备拍照上传社交网站那事。』

同一周,美军突击队员潜入到利比亚的黎波里,逮捕了做完清晨祷告驾车回家的基地组织恐怖嫌疑人Nazih Abdul-Hamed al-Ruqai,接着他被迅速押送到了地中海上的一艘军舰上,最后抵达纽约市的联邦法院接受美国政府的起诉。

『译注:国内媒体去年在介绍这个事件时,把这名基地分子的名字翻译为阿布·阿纳斯·利比,来源于他那带有圣战色彩的化名Abu Anas al-Libi』

很快就有消息透露这事是三角洲部队干的。不过当时行动的六名三角洲队员还另有协助,两名FBI特工作为行动小组的成员也出现在了那天清晨的的黎波里街头。

本文由看图中一肖一特彩图发布于台海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传奇的三角洲特种部队,联邦调查局与军方特种

关键词: 富婆看

上一篇:马航MH370坠毁柬埔寨,柬埔寨官员
下一篇:没有了